美国高官清华接受培训 课堂不设置禁忌“红线”

  • 时间:2012-05-09 10:12:36 作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西楚教育网讯:克里斯托弗-福特曾经是小布什政府的首席助理国务卿、美国负责核不扩散的特别代表,如今是奥巴马政府的民间智库成员。今年4月底,他却来到中国,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当起学生,学起“中国特色”。

        福特所参加的,是清华大学第二届“中美高级政府官员培训班”。他的同学大多是美国国防部、海军陆战队、核安全管理委员会、美国外交全国委员会等部门的高级官员,其中一些人直接参与对华决策的过程。

       在为期一周的培训里,12名美国学员从中国学者这里,了解到中国的政治体制、外交政策、军事与国防政策以及决策制定的细节和过程。当然,也有人试图打探一些“政治八卦”。

       他们也会抛出尖锐的问题,比如“党员是否忠诚”、“解放军的核导弹是否处于发射状态”,或者“中国的决策机制能否体现全体民众的意见”。

        甚至,在了解到宣传纪律之后,一位官员立即向前来旁听的记者提问:“公众对你们媒体满意吗?”

        项目主办方、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培训的目的是向这些美国高级官员介绍“中国的和平发展”。

        “我希望他们今后考虑问题时,能够搜索自己在中国的这段记忆。”孙哲说,“多想一点中国的实情,考虑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这会避免很多误解。”

        课堂没有禁忌,没有所谓的“红线”

        一周的中国体验,美国人爬了长城,也吃了烤鸭,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还是中国的军费、十八大,以及“中国人到底如何感知美国”。

        前来参加培训的学员由美国联邦政府学院挑选,他们中的8位是美国联邦政府机构里的高级政务官,相当于中国的“司局级干部”。此外,还有两位智库的学者、两位大学教授。美国驻华武官处的两名官员随堂听课。

        在这些美国官员中,只有少数几人负责亚太事务,他们对中国的了解甚至让授课老师都感到惊讶。一位中国学者谈到美国准备对华开放限制出口的46种高科技产品时,在场的一位美国国防部官员对具体细节都了若指掌。

        “这项政策是我参与制定的。”这位官员说。

        但大部分学员对中国的了解并没有这么深入。想让他们在一周时间内综合地感受中国,而不只是吃了一碗“方便面”,孙哲对课程安排和教师选择提出了非常具体的要求:一定要有圆桌论坛,要有晚上的非正式讨论,要带他们出去参观。老师一定要是各自研究领域的顶尖人才,擅长英语教学,讲课中要有幽默、要坦诚、要有例子,并且习惯于提问和被提问。

        还有一些“破冰”的认识来自课堂外的体验。两年前的第一届培训班,孙哲安排美国官员去了一次外交部政策研究司。在那里,美国人突然发现,尽管门口有武警站岗,中国的政府部门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戒备森严”。

        “我们报了车号大巴车就直接开进门,下车就能直接和官员聊天。”孙哲说,“不像美国同样的政府部门那样,进去还需要安检”。

        两年后的第二届培训班上,课程内容不再局限于中美关系和外交策略,而更加偏重于中国内政。在讲述中国政治体制和公共政策制定的课堂上,美国人不仅可以了解到“政法委”、“发改委”、“财经领导小组”、“政治局集体学习”、“吹风会”这些只在文字资料里见过的陌生机构和概念,还可以知道十七大报告是如何产生、《突发事件应对法》又是怎样出台的。

        甚至对于敏感内容,中国学者也毫不避讳,比如“腐败是不是已经变成一种文化”,或者“党员是否坚信共产主义的价值观”。

        在“中国政治体制和十八大”这堂课上,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张健给这些美国学员介绍近20年来中国政治社会形势演变时,提到了目前所面临的社会矛盾,以及政府处理群体性事件的手段。他总结了常见的三种方式:强力弹压、有限度让步和寻找替罪羊。

        “这些手段能把社会问题的根源解决掉吗?”一位美国学员问。

        “预测未来不是学者能够做的事情,特别是这种还在发展中的公共性事务。”张健回答,“但趋势显然并不是非常令人满意。”

        “课堂上没有什么禁忌,没有所谓的‘红线’。”张健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他还给这些美国官员介绍了中国独特的“代际政治”,以及最高权力集体是如何构成的。美国人对此尤为感兴趣,特别是对于“谁能上”、“谁不能上”这种问题。

        张健并没有确认或否认某一个具体的传闻。“各种各样的说法在某种意义上说都是传闻。”他说,“在中国,传闻有时是政治风向的测试气球,它的政治意义和西方完全不一样。”

        在他看来,这个回答并不会打消美国人的好奇心,相反,对于那些原本只想探听“那几个人会是谁”的美国人来说,当他们了解到最高权力组成背后的迂回曲折、以及中国政治现阶段的复杂性后,他们或许会对中国整体政治更感兴趣,并且会有更好的理解。

        美国总统大选提出的施政纲领,就相当于我们的“五年规划”

        和中国学者相比,在清华校园里,这些“司局级”的美国官员显得有些小心谨慎。他们拒绝向媒体公开自己的身份,拒绝记者旁听他们的课程,每堂课都有两名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陪同。每天中午,他们还要在附近的小树林里开个会,集体决策下午课堂上的提问策略。

        “怎么跟我们七八十年代似的。”项目负责人孙哲委婉地“批评”了他们的谨慎保守,“我们现在学者、官员出去谁还开这样的小会呀,吃个早饭不就把问题说了。”

        但只要回到课堂上,这些美国人又变得尖锐起来。在讲解中国决策制定过程时,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薛澜打算让美国学生提一些问题,教室里却变得一片安静。

        “你们怎么变了?”薛澜开玩笑地说,“你们是从美国来的吗?”

        “你放心,我们一会儿就提问。”有人回答。

        果然,第二部分还没讲完,美国人就开始发问。“中国已经是市场经济了,为什么还搞五年规划?怎样在市场经济下准确地计划你的生产活动呢?”

        “五年规划不是原来意义上的计划,更多是方向性的。政府判断发展趋势是什么,提倡鼓励和社会应该发展的方向。”薛澜这样解释。不过,这样的抽象表述美国人并不买账,他想了想,又换了一种方式表达。

        “美国总统大选时也会提出当选后的施政纲领,这就跟我们的‘五年规划’很像。”薛澜说,“只不过你们四年一次,我们五年一次。”

        美国人最好奇的,是中国这个截然不同的政治系统如何运作,是否“独裁”。薛澜告诉他们,中国的决策机制并不是少数人一拍脑袋,仅仅依靠个人想法制定出来。政治局每隔一两个月就有集体学习,决策者还可以通过座谈会的方式听取专家和相关利益方的声音。

        “企业能不能反映意见?”一个美国学员问他。

        “当然能了。我们会邀请一些人反映情况。”薛澜说。他举例说,中国 政府往往会召开几场座谈会,这一场充分表达一种意见,另一场充分表达另一种意见,然后决策者从中综合吸取。

        “但我们不像美国的听证会那样唇枪舌剑,我们更委婉一些。”薛澜说,“这是文化的差别。”

        “中国的决策机制到底能不能反映全体老百姓的意见?”另一个美国学员接着问。

        “确实,我们目前还有局限性,但所有国家都面临同样的问题。”薛澜说。

        在薛澜看来,短短的两个半小时内,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实事求是地介绍中国政府如何治理国家,当然也包括其中的局限性。

        “美国人反对假大空的话,有时我们讲得并不算错,但却是硬邦邦的口号,他们就觉得你说的是假话。”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楚树龙说。“有些官方说得不是很清楚的地方,我们就要换成他能接受的语言和方式。你只要摆事实,即使大家因为立场不同不接受,他也会认可你讲得有道理。”

       在楚树龙眼中,这些美国学生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带着问题而来,和那些坐着听了两三个小时也没有一句话的中国官员不一样。

        中国外交政策这堂课上,一位美国官员就非常直接地问他,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为什么要和俄罗斯一样投反对票。“所谓的‘不干涉内政’,是不是就等同于‘没有原则’?”

        楚树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告诉他们,中国也有观察团成员去叙利亚,对于“为什么不干涉内政”,他的解释是:“一个人的根本改变在于自己,而不是外力、强力。”

        “你们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10年了,你们改变他们什么了?”楚树龙语调强硬地反问。

        提问的美国官员笑了,他承认“没有改变多少”。总结发言时,他特别提到了楚树龙的观点,认为“很新颖,以前没有听到”。

        我们做得太少,没有一个公开、能心平气和探讨中国制度的优势和不足的地方

        一周时间,这些课后总是客气地对老师表示“感谢”的美国官员,对于中国的看法,究竟能改变多少?

        作为美国智库、哈德森研究机构的高级主管,克里斯托弗-福特认为,培训几乎没有改变他对中国某一具体问题的看法。但这位美国学员表示,他意识到了中国政治的复杂性,以及多样、快速变化的现实。

        “我开始意识到,对于这样一个庞大复杂、又正在以令人晕眩的速度发展的国家,要了解它有多难。”他在给中国青年报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我知道得越多,也就越清楚我还有多少没有学到。大概只有那些知之甚少的人,才会觉得自己非常了解中国。”

        这位曾经出版专著介绍“中国历史和现代外交”的美国人说,在他周围,依然有很多人相信,中国正“处于独裁的共产主义控制下”,“和朝鲜一样,只不过比朝鲜有钱”。

        “在今天,这种看法越来越不准确。当然,依然有很多领域处于严格的管控之下。”他说。

        在这次培训的最后一堂课上,除了中国老师和美国学生,至少7家以上媒体的记者也来到现场,想看看在这样的场合,中美两种文化能够产生怎样的“碰撞”。课程结束后,记者们又围住孙哲,希望捕捉一些课堂上遗漏的零星片语。

        “中国官员到美国培训,基本上不成为新闻,而美国人跑到中国,却是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孙哲事后评论说。

        在他看来,中美建交30多年,双方官员的交流却受到很多限制。哪怕有直接交流的机会,交流的模式也基本上是隔着长条桌,面对面的谈判。“那是‘新闻联播’式的交流,缺少像毛泽东见基辛格、尼克松,那种带点人情味的交流。”

        “还是说明我们做得少了。没有一个公开、能心平气和探讨中国制度的优势和不足的地方。”孙哲希望有一天可以办这样一个培训班:10个中国官员和10个美国官员坐在一起,就大家关心的几个问题谈一个星期。“可惜不一定能做成。”他并不讳言面临的困难。

        除了中国官员,福特也希望尽可能地听到“普通人”的声音,比如出租车司机或者小商人。有时晚上下课,他和美国同学们会一起走出清华校园,体验北京地铁。

        课程结束的时候,12位美国学员收到了培训的纪念品:一件T恤衫以及一张合影。合影的背景,是一幢拥有红色中式圆柱的古典建筑,“混搭”着“为人民服务”的牌匾。这些来自美国的高级官员们,在这个富有“中国特色”的场景里,留下了美国式的笑容。

总共: 1页     

(作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小编
  • 分享到
  • 美好宿迁手机客户端下载
推荐阅读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名: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请您注意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西楚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本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网站导航

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www.hogesoft.com 授权用户:http://www.xichu.net